當前位置:香港郵政寄中國>> 悦讀

説説沈昌文先生編的第一本書

字體大小:
來源:今日蕪湖客户端           編輯:馬卉卉

  1月10日,一個晴朗的冬日,從上午開始,朋友圈裏就被一條消息刷屏:沈昌文先生早晨6時左右在睡夢中辭世往生,享年90歲。得悉沈先生逝世,我想起書房裏珍藏着先生親筆簽名的一冊舊書——《編輯手冊》。

説沈昌文先生是成就卓著的出版家。對於讀書界而言,沈昌文的大名可謂盡人皆知。他1951年考入人民出版社,從校對員做起,先後擔任社長祕書、編輯室主任、副總編輯。先生在上世紀80年代出任三聯書店總經理,兼任《讀書》雜誌主編,這期間,他成功策劃出版了巴金《隨想錄》、楊絳《幹校六記》《傅雷家書》、托夫勒《第三次浪潮》、房龍《寬容》、蔡志忠漫畫等一系列膾炙人口的好書,並將《讀書》雜誌辦成國內人文類期刊的典範,特別是在1979年《讀書》創刊號上刊發的《讀書無禁區》,在當時的知識界、思想界轟動一時。此後的四十多年間,《讀書》一直影響幾代人的精神高地。 

退休後,沈昌文先生筆耕不輟,連接出版《閣樓人語》《書商的舊夢》《也無風雨也無晴》等散文隨筆集,他的文章平實質樸,明白曉暢,在讀書界有一批忠實的擁躉。

但沈昌文先生編的第一本書《編輯手冊》,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了。《編輯手冊》出版於1963年12月,如今,58年過去了,再度翻開這本紙張泛黃的小冊子,仍能感受到老一輩出版家的職業精神。

這本《編輯手冊》,是我讀大學時在文廟書市裏淘到的。當我從一排舊書中抽出它時,起初以為是一個老筆記本,書脊部位有些脱膠開裂,老闆索價僅10元。當我翻到扉頁的背面,看到端赫然印着兩行紅色的小字“編者:沈昌文,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出版”,心頭為之一喜,趕緊買了下來後細細端詳,這是一本方方正正的精裝本小書,48開薄薄的一冊,由人民出版社作為內部讀物出版。此書是該社總編室為方便編輯查找資料而編寫的工具書。最外層包着透明的硬塑封皮,既皮實又精緻。封面上方印有一幅木刻畫,畫的是一本打開的書,書中長出一朵美麗的花,大概這正象徵着圖書編輯點石成金、妙手生花的工作成果吧。木刻畫的下方是“編輯手冊”四個美術字的書名,舍此別無他物,整個封面簡潔素樸,高雅別緻。

在信息資訊高度發達的今天,人們只需輕點鼠標,即可享受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方便快捷。因此我們很難想象,在上世紀60年代,出版社的編輯人員必須依靠一本得心應手的工具書來滿足日常工作之需,而編這部工具書的人,一定是知識面廣,深知一線工作之需,並甘願沉下心來做基礎性工作的人。所幸有了沈昌文先生所下的一番苦功,真是編輯之福、讀者之幸。關於這本書,沈先生曾飽含深情地回憶道:“我編過一本書,叫《編輯手冊》,是我在人民出版社做祕書時,綜合人民出版社各種情況編輯的。《編輯手冊》裏面收錄了10個制度,都是陳原(注:著名語言學家、編輯出版家,時任人民出版社副總編輯)制定的。陳原當時是領導班子中最年輕的。現在看起來都是條文,實際上都是編輯工作的心得。陳原應該是我做出版工作時最親近的老師。”

以筆者淺見,這本《編輯手冊》有三個特點最見功力和情懷。首先是一個“全”字,書中既有編輯、出版、審稿的相關制度規定,也有外國人名、各國貨幣、歷史朝代紀元、出版印刷術語等各種參考資料,所收內容全面詳實,編排科學合理,基本涵蓋了從事編輯工作經常用到的各項專門知識。其次是一個“細”字,細節之處匠心獨具,考慮周詳。比如,書中對“開本”一詞的註解,不僅有文字上的闡釋,還配有圖片詳解,並用幾本已經出版的書籍做舉例説明,此外還對容易出現的誤讀做了提醒。再次是一個“雅”字,工具書也可以秀外慧中,賞心悦目。此書開本小巧,用紙考究,書內附有列寧修改文稿時的批改樣稿,有魯迅先生對《海上述林》廣告修改的原稿,還有毛澤東、郭沫若的毛筆題詞等影印件插圖,使這本書在實用之外更添一份藝術之美。我由此想起與沈昌文先生同時代的幾位出版大家,鍾叔河、朱正、範用等等,他們淡泊名利,寧靜致遠,摒棄浮躁,堅守初心,以一種腳踏實地、精益求精的精神認真對待自己經手的每一本書,把盡職盡責,盡心盡力的工匠精神發揮到了極致,在出版史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正如沈昌文先生所言:“書是一個牽涉到靈魂的事情,作者的靈魂,讀者的靈魂,對待靈魂的事情,我們要慎重。”

2015年上海書展期間,受海豚出版社的邀請,沈昌文先生來滬參加他的新書《師承集》發佈會,筆者有幸在籤售現場當面向先生請教。當我拿出這本《編輯手冊》遞到沈先生手上時,他忍不住嘖嘖稱讚,連説這本舊書保存如此完好十分不易。我請沈先生在扉頁題詞以作紀念,先生頷首微笑,欣然提筆寫下:“我的第一本書。沈昌文 2015.8”輕輕合上書頁,依舊微笑着把書交還給我,那一份對書的呵護以及對讀者的尊重,讓我深切感受到一代出版大家的風采和魅力。 

周洋